与 Avi Bortnick 的即兴会谈

Image Credits: Avi Bortnick © Louis Obbens

2017年6月17日
 
与萨克斯风手迈克尔·布雷克(Michael Blake)的随行演出之后,紧接着又要准备与约翰·史考菲(John Scofield )的 Überjam 乐团即将成行的欧洲巡演,同时也正计划推出一个新的手机音乐应用程序,百忙之中 Avi Bortnick 这位既是作曲家也是制作人的吉他手,与 Jazzespresso 一起聊聊对未来的计划与想法。
 
> Ivano Rossato

再过几天,您又将再度和约翰·史考菲(John Scofield )及其乐团 Überjam 共同巡回演出,在这期间也会有新专辑上市吗?
实际上,我们在大约两年前就已经有不少作好的新曲子,当时我们几乎已经准备好要录制专辑了,只是我们的鼓手因为参与一个电视节目的案子,而占去他所有的时间,所以史考菲决定要把录音的事延后再说。目前我们还不知道新专辑曲目是否会涵盖这些曲子,不过确定会有节录自 Überjam 乐团过去三张专辑的作品以及其他一些和 Blue Matter 合作的曲子,因为届时将会有鼓手 Dennis Chambers 加入我们。也许等我们做了几场音乐会,对旧的曲子感到厌烦后,我们会开始加入一些新的作品。
 
在您的音乐会中,您通常还会再使用笔电来加入传统乐器的演奏之中,就作曲和演奏的角度来看,电子科技产品是否可被视为一个货真价实的乐器?
电脑仍然只是一个效果处理器而不是一个真正的乐器,这个系统让人可以制造出各种音色、特殊效果或是完成各式声音的操控,但是如果和吉他相比,和琴弦的震动,手指在琴弦上感到的阻力以及传播到全身所感到的感动相比,依然存在着某种程度的疏离感。有一些音乐家,在使用这些软件时非常有才能及创造力,只要轻敲键盘几下就可以完成一首曲子,即使你对创作完全没有概念。不过对我来说,真正的艺术家是那些设计软件的人。我觉得有趣的是,每当我重新聆听 Überjam 的旧曲子时,我感到愈趋厌烦的不是曲子本身,反而是电脑在这些曲子内担任的角色。
 
对于使用科技作为音乐传播和聆听的工具,您有什么样的看法?
的确有些音乐家会试着反对音乐串流或下载变得越趋泛滥,我不是其中之一。科技本身太具有诱惑力和便利性,我自己也一直在利用这些科技来发掘新的音乐,一些如果我用别的方法是绝对找不到的音乐。现在我们已经不再像以前年轻时那样的方式来享受音乐了,过去我们无法负担过多的CD,所以总是不停的重复听着仅有的那几片。身为专职的音乐家,我反而认为一位艺术家还是应该回到过去那样,以现场展演作为主要的收入来源,过去唯有签给大厂牌唱片公司才能录制和成功贩卖一张专辑,现在不管是谁都可以用比以前更少的花费就可以录制专辑,不过要真的能靠音乐以及音乐会过活,成为真正杰出的乐手仍然是一个必要的条件。
 
你们会再回到东南亚地区演出吗?
虽然是有在说要再回到中国演出,但目前是还没有什么表定的计划。过去我们在日本、南韩、中国和印尼表演过好几次,那几次的演出经验让我对一些当地的音乐家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像是日本这位具有无敌创意的 mi-gu 团的鼓手 Yuko Araki 以及印尼钢琴家 Indra Lesmana。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y continuing to use the site, you agree to the use of cookies. more information

The cookie settings on this website are set to "allow cookies" to give you the best browsing experience possible. If you continue to use this website without changing your cookie settings or you click "Accept" below then you are consenting to this.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