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人(Bad Hombre)
安东尼奥·桑切斯(Antonio Sanchez)

2017年8月25日
 
安东尼奥·桑切斯( Antonio Sánchez ),这位有着多项得奖纪录的鼓手,与乐团成员在迁徙乐团的世界巡演(Migration World Tour)途中和我们分享了他对打击乐、音乐、影视原声带以及未来的看法。
 
 

您对迁徙乐团(Migration)和其他音乐计划的未来有什么样的想法?
我们一月的时候会进录音室,录制全新的作品,然后接下来的一年大部分的时间都会在各地巡回演出。我们目前巡演的题材是采自「经络线组曲」(Meridian Suite) 这张专辑,随着时间演进,乐曲本身也进化、演变及成长了不少,所以我们还是很享受演奏这些乐曲的过程。不管在台上或台下,我喜欢和在音乐上有开放式心胸以及专业、和善的音乐家们一起演奏。过去两年我完成的音乐作品包括:一部西班牙政治纪录片「政治,操作手册说明书」(Politica, Manual De Instrucciones)以及一部英国喜剧片「河马」 (The Hippopotamus)的配乐。今年我开始帮一个新的电视影集做配乐,从8月开始的节目是改编自一部90年代很有名的电影 「黑道当家」(Get shorty)。
 
在您事业初期,您演奏过各式不同的音乐类型,哪些”非爵士“类的音乐家们带给您的影响最深?
彼得.盖布瑞尔(Peter Gabriel)、史汀和警察合唱团(Sting and The Police)、齐柏林飞船(Led Zeppelin)、吉米.罕醉克斯(Jimi Hendrix)、谁合唱团(The Who)、匆促乐团(Rush)以及制作人Brian Eno 与 Daniel Lanois 等人的作品都是我很常听的音乐类型。这些音乐,对于我演奏的方式、作曲以及我的音乐制作等方面都有某种程度有形或无形的影响。
 
电影「鸟人」(Birdman)原声带的音乐制作经验,对您处理音乐的方式是否有所改变?
电影的好处是,即使我在这张原声带所呈现的音乐,和我一向所做的音乐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但是打击乐独奏却能在电影中达到强而有力的效果,这让我也想要做一张鼓独奏计划我自己的版本。这就是这张专辑「恶人」(Bad Hombre) 的构想来源,这张独奏专辑会在9月发行,所有的打击以及电音效果都是完全由我自己谱曲、演奏及制作的,这张专辑的音乐带有些微的政治批斗意涵,因为各式光怪陆离的事都发生在美国政治圈内
 
 
 
 您认为音乐是否仍然具有影响、教育世界及对抗丑恶的能力?
当然!身为音乐工作者,我们有义务为世界上所发生的事仗义执言,也许并不一定是有意识地刻意这么做,不过艺术就是生命的投影,所以如果你意识到生命中所发生的事,很自然就会反应在你的作品上。我认为现今的社会已经开始有了这样的觉醒,过去的社会比较冷漠,但是现在的年轻人因担忧自己的未来处于险境,也越来越投身于改进社会的现况。
 
您认为音乐工业的前景如何?
音乐串流本身是一件好事,它的缺点在于掌控这个工具的企业愿意给予艺术家的回馈这方面的处理方式有所争议。科技很棒,但糟糕的是人类的贪婪,这是现代化社会的毒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y continuing to use the site, you agree to the use of cookies. more information

The cookie settings on this website are set to "allow cookies" to give you the best browsing experience possible. If you continue to use this website without changing your cookie settings or you click "Accept" below then you are consenting to this.

Close